東北新娘舌尖上的幸福

大陸新娘政府立案合法協會契約履約保障

我是來自大陸東北的東北新娘,對於我而言,關於春節的美好記憶,是從年夜飯開始。多年以前在用糧票統治幾億中國人的時代,如何解決吃的問題,是家家戶戶最難念的經。許多人家只有春節才敢放開肚皮好好吃一頓,年夜飯也就成了孩子們從年頭盼到年尾最期待的一餐。

在那個時期,為了做好全家人的年夜飯,媽媽經常提前一個星期開始準備,每天一大早便開始油炸東西、滷豬肉。到了春節那一天,熱氣騰騰的豬肉燉粉條、小雞燉蘑菇、酸菜白肉湯擺滿一大桌,我們就開始一邊大快朵頤,一邊互送祝福。這時,媽媽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,彷彿一整年的辛苦都一掃而空。午夜十二時,當震耳欲聾的除夕鞭炮響起,就盼來了年夜飯最壓軸的時刻—煮水餃。我的父母是地道的東北人,雖然遷居中原地區多年,卻始終保持著東北人過年的老傳統,每到除夕夜,全家人便一起吃上一頓香噴噴的水餃。豬肉韭菜、豬肉芹菜、韭黃三鮮,一個個捏得像元寶一樣飽滿的水餃,一口咬下去,鮮香的湯汁滋潤著每一個味蕾,那滋味超越了世間所有的珍饌。

後來,我們都長大了,但大家一起吃年夜飯的傳統卻不變。每逢春節,姐姐們帶著姐夫回娘家,我們家的年夜飯便越吃人越多、越吃越豐富。上海的姐夫帶了糖醋里肌,河南的弟媳炸得一手好麻花,他們的孝順、能幹,讓媽媽輕鬆了不少。不過,每年除夕夜的水餃,還是得由她親手來做,大家都說只有媽媽包出來的餃子,味道才最好,因為,那是幸福的滋味。

再後來,我也成家了,當了台灣人口中的大陸新娘。在海峽的另一邊,我找到疼我、愛我的先生,三個陽光孝順的兒子。當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彷彿一夜之間,我從無憂無慮的女兒,變成了人妻、人母。記得第一次在台灣過春節,先生怕我疲累,提前到飯店為全家人預訂了年夜飯。我知道後,堅決反對地說道:「三個兒子都在外面打拼,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,怎麼能不在家裡吃團圓飯呢!」見我言辭懇切,先生不再堅持。

於是,我也跟隨著母親的傳統,提前好幾天備齊年夜飯的菜餚。除夕那天,早早爬起來,走進廚房,和麵、拌餡、麵皮,一個人悄悄地包好了水餃。下午,懂事的兒子們提早回到家,幫我張羅年夜飯。從他們口中,才知道台灣本省人的年夜飯,一定要有三道菜,也就是雞、魚與五花肉。於是,我們的年夜飯菜譜裡又多了白斬雞、五柳枝魚和紅燒豬蹄膀。到了晚上,一家五口圍著滿滿一桌子的美味佳餚,邊吃邊聊,不知不覺地便聽到了除夕的鞭炮聲。我趕緊說道:「大家稍等啊!我給你們一個驚喜!」於是匆匆走進廚房,把準備好的水餃扔進了滾沸的湯鍋,然後裝盤、入席。看我一轉身就端出兩大盤亮晶晶的水餃,先生和三個兒子都笑開懷。兒子問:「真好吃!阿姨,是什麼餡的?」第一次吃到如此正宗的東北水餃,兒子們個個都像老虎般,看著他們狼吞虎嚥的樣子,我的心裡也像喝了蜜一樣甜。我於是說道:「這個是三鮮的,用的是韭黃、鮮肉和蝦仁,老東北的風味了,小時候我媽就經常給我們包。慢點吃,我再去給你們煮水餃。」見我又要回廚房,大兒子趕忙攔住我並說:「阿姨,您忙了一天了,先休息一下,讓我們也給您一個驚喜。」說罷,便和兩個弟弟一起走進了廚房。

不一會兒,三兄弟就把冒著熱氣的湯圓端到了我和先生面前。「你們怎麼知道我愛吃湯圓!」接過兒子們親手做的「驚喜」,我興奮地脫口而出,仔細一看,這湯圓還有些和家鄉的不太一樣,雪白的湯圓泡在紅紅的豆沙裡,輕輕咬下去,湯圓的糯米香和豆沙的甜酥混在一起,別有一番風味。「這個叫紅豆湯圓,是台灣的特色甜點,兒子們專門為您備。」先生在旁邊體貼地說。此時的我,嘴裡是甜甜的湯圓,心裡是滿滿的幸福,就如幾十年前,滿足地看著家人享受美味年夜飯的媽媽。

這幾年,兒子們也都成家了,還生了可愛的小孫女。但是,我們仍舊保留著一家人吃年夜飯的習慣。每年除夕夜,包水餃、下湯圓成了祖孫三代最期待的「春晚節目」。大家吃著東北水餃及台灣湯圓,聽兒子們說說各自的事業,看著孫女一天比一天可愛,幸福的感覺就會情不自禁湧上心頭。在形形色色的無數飯局中,我們最看重地當屬除夕的這頓年夜飯。回首自己嫁到台灣十幾年,從東北水餃到台灣湯圓,從看媽媽做飯到為兒子做飯,每一次的年夜飯,都讓我品嚐到不同的美味和獲得到相同的感動。這份感動是一種為家人操勞的滿足,一種「海上升明月、天涯共此時。」的認同,亦是一種從舌尖傳遞到心頭的幸福。

  華夏婚姻媒合集團

合法大陸新娘兩岸婚姻媒合服務

Line ID:match131499  微信 ID:match131499

 

東北新娘

娶妻當應娶客家女!專業客家新娘介紹!

發表評論

圖片 表情